皆允

生别死离 系列二

OOC 有私设 有三观不正 有吐便当

成俊森X于永义 篇②


据说恶魔诱惑天使堕落的时候,全身只穿着丝袜与高跟鞋。


成俊森搁下空酒杯,选了个舒服的姿势摇着折扇翘着腿,靠在沙发上看着于永义。

于永义带着属于他的帽子,穿着剪裁合身的全套西装,拖着一把椅子来到在落地窗前,音乐渐响,舞台的灯光在他身后聚集,他压低了帽檐遮住半张脸,抬起手打了个响指,身体随着节拍开始动作。

成俊森不记得自己看过多少次Striptease。高贵的、低俗的、含蓄的、露骨的,男人、女人,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目的,金钱、地位、这些不可告人的相同欲望都写在每张不同的脸上,每一个人都想爬上自己大腿,然后滚到床上,好像这样就能和自己缔结某种合约。

缔结合约,然后交换誓言吗?多可笑的想法。成俊森忍不住地想,现在他只想知道于永义此刻的欲望会是什么模样。

西装已经被扔在一旁,被扯开的领带松垮垮的挂脖子上,手指向下的轨迹从嘴唇开始,下巴、喉结、锁骨,然后滑进领口大开的衬衣里。

成俊森的折扇不摇了,换成手指支撑着头。有什么正瘙在他的痒处,让他感觉难受起来。今晚喝下去的酒开始在身体里点燃,火焰随着血液在身体里燃烧,直烧得他口干舌燥、头皮发麻。

男人扶着椅背半跪在椅子上,帽子还是斜斜遮住眼睛,他嘴里咬着的领带,衬衣全部解开露出大片肌肤,胸膛起伏时能看到有汗珠滑至腰腹,后腰沉下去,露出一点儿腰窝,接下去的部分被严实的包裹进西裤中。

成俊森不是不谙世事的青涩少年,他自认看惯了Striptease里那些遮遮掩掩、欲拒还迎的戏码。现在他想要表现得和寻常无异,想要做出一个讥笑的表情,想把生理反应归为酒精的作用。

当眼前的人的坐下来,面向自己大方的分开双腿,手指慢条斯理解皮带扣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快没有耐心了,他想扔掉那把多余椅子,或者自己坐在那把椅子上,让那人在自己腿上扭动、摇摆。他想要的不止这些,而且现在就要。

是的,大多数时候成俊森只需要勾勾手指,对方就攀附过来,用一切可能的方法服侍、取悦自己。可这招现在没用了,他像看过美杜莎的眼睛般坐着,看皮带被从腰部抽出,黑色的皮质部分像一条被扼住七寸的毒蛇般在空中甩动,另一端手松开,自由落体后撞击地板发出毫无感情的声音。

阴冷致命的捕食者还没给猎物注入毒液就被拔掉了尖牙。

这样的想法让成俊森很恼火。他喜欢一切尽在把握的感觉,喜欢看对手臣服自己的姿态。在兰库帕,没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,明码标价、投其所好、或者使用暴力让对方跪在自己脚下。但眼前这个人是于永义,他那些阴险、卑劣的手段在这人面前就成了[见招拆招,礼尚往来],别人费尽心思想攀附他,不过是想一步登天,但这人是于永义,是在兰库帕与自己势均力敌、平起平坐的于永义。

如何才能打败他……然后侵略他……占有他……征服他……


[成俊森。]有人愉快的喊他[你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]

成俊森闻言下意识的抬手就要摸下巴,却惊讶的发现[半裸的]于永义已经扣好衬衣并把衣摆往西裤里扎了。刚才发生了什么?

看着于永义系好领带,弯腰捞起西装,在之前的沙发上坐下。他倒了两杯酒,将一杯推自己自己面前,他说[喜欢吗。]这不是疑问句,是肯定句。

他当然喜欢,而且喜欢的不得了。成俊森抬头,正看到于永义眼神清亮的看着自己。也就这一瞬,他发现今晚不是他在观察于永义的欲望,而他的欲望几乎被于永义看透。一时间他有点心虚,像个做错事被抓正着的孩子。

于永义等了一会见没人回答,自怀里摸出支烟叼在嘴里又说[原来不喜欢啊。]

成俊森抓起酒杯一饮而尽,起身来到于永义面前,弯下腰撑住扶手,将于永义困在沙发里说[于部长准备的开胃菜,我很喜欢。]声音低沉沙哑。

于永义也不回避成俊森带着压迫感的姿势,而是将帽子带回成俊森头上后,伸出手在成俊森的胸前、侧腰、胯骨处仔细的摸过一遍,撇撇嘴说道[赞美的话我收下了,可你怎么连个火都没有。]

成俊森当然知道于永义说的[火]是什么,整个兰库帕都知道于永义的[火]在小武那。

他刚想开口说点什么,却没想到于永义会扶着他的腰,另一只手探出去拿桌上的枪。那姿势就像扑进他怀里一样。鼻腔里有另一个人身上的味道,柔软的腹部感觉到另一个人的体温。成俊森清楚的感觉欲望正在撕碎他的理智、在叫嚣着要把这人彻底蹂躏、对其为所欲为。但于永义的动作激得他再次僵住。

于永义拿了枪在手,拉开枪栓,冰冷的枪口沿着陈俊森胸前的纹身一路向上,直抵在他的下颚,限制住他的动作,强迫他站直身子,自己也跟着站起来。两人站的极近,连呼吸时带动胸腔起伏的细微动作都被放大,西装的衣料有点粗糙,相互摩擦产生出细小电流在皮肤上乱窜。


名为欲望子弹已经顶上膛,只差走火。

于永义凑到他耳边说[可惜今晚,你只说请我喝酒。]

生别死离 系列一

OOC 有私设 有三观不正 有吐便当


成俊森X于永义 篇①


兰库帕新开的夜店,像极了上世纪四、五十年代美国的夜总会。

夸张复古的水晶吊灯、低廉但甜腻的香水味、躁动诱惑的音乐、高高的舞台深红的帷幔。年轻的客人们或扭动着身体,释放汗水与荷尔蒙,或聚集在衣着清凉动作挑逗的舞娘高跟鞋边,等着把现金塞进她们的衣带间,或躲在香烟的薄雾后,晦暗不明的阴影角落里,道貌岸然的低语。

于永义这会可没心情欣赏舞娘们卖力的表演,他正在二楼楼梯口揪着夜总会值班经理的衣领发飙。[你是第一天来兰库帕混吗?知道我是谁吗?你这吃饭的家伙八成是不想要了!]于永义用枪顶着经理的脑袋一字一顿问到。

[于部长,一点小事而已何必生气。]说话的人尾音带着三分笑意。

[成俊森!我现在就一枪崩了你!]于永义扔开值班经理转而用枪对转成俊森。

[于部长,生气容易变长皱纹的。]用折扇轻轻拨开枪口,成俊森依旧笑道[刚刚在楼下是我不对,不如让我借这个机会请于部长喝酒,权当是赔罪了。]

于永义盯着看了成俊森一会,突然笑了[好啊,那我可就不客气了。]说着话一脚踢开VIP包房的门。

成俊森朝着还面无血色的值班经理和黑着脸的小弟们挥了挥手,也推门进了包房。


包房布置的极好,室内低调奢靡的风格一直延伸出去,正和舞台上方的布景呼应成一体。整面向外倾斜的落地窗既能欣赏到舞娘的表演,又能很好的阻隔喧闹的人声。

成俊森进门后就看见于永义靠在的沙发上,先朝着他身后看了一眼,确定没有小弟跟进来后说到[成俊森,我想和你玩个游戏。]说着将枪一把拍到桌子上,七星社次长的气势全开。

于永义挑只是挑高了半边眉毛,在一旁的沙发坐下,压低声音说到[不知道余部长想怎么玩。]

[俄罗斯轮盘。]于永义一转眼又笑起来,[规矩我定。]

成俊森一瞬想到了很多,以两人现在的距离,是先夺枪再放倒于永义,还是拼手速拔枪直接干掉于永义,或者……

[一会枪口转向谁,自干一杯,并且回答对方一个问题,或者做一件事。]于永义说。

这就是真心话大冒险吧,成俊森揉着眉角想到。或者……他其实会问我鼎盛和的走私线路?让我去一枪崩了李汉才?成俊森这么想着,看着笑得人畜无害的于永义。

收起折扇,手指已经拨转起手枪,他说[那我们开始吧。]


两个酒量本来就不错的,一个为喝酒助兴的游戏。并没有成俊森预想的严肃问题,但也不正经。

枪口先对着于永义,他用眼神示意成俊森喝光一杯酒后问[你喜欢男人?]

[还以为于部长会问些更有价值的。]成俊森嗤笑[睡过男人。]

枪转起来。这次是成俊森提问[于部长是在暗示什么吗。]

于永义只是干脆的放下空杯[你是在急着表达什么吗。]

枪继续旋转,事情的开始朝着疯狂的方向发展。


桌上已经满是空杯,窗外一声高过一声的喧闹吵的成俊森有些头疼,他摇摇头,觉得今晚已经喝的够多了,再抬眼看看于永义,好像喝醉了一样半仰躺在沙发上。[今晚就到此为止吧。]想着站起身,整理好衣服准备出门,走过于永义身边时还是忍不住微俯下身讥讽[于部长,需要叫车送你回去吗?]想不到手却被人抓住,他看见于永义眼神清亮,听见他说[玩了一晚上你问我答,多没意思。]

于永义抓着他的手站起来,顺势把他按回沙发里坐好,恰好夜店所有的灯光都开始变暗,光柱向舞台中央集中。[是Striptease啊。]他听见于永义说[我正好会。]

于永义伸手摘掉他的帽子,戴在自己头上。[把酒喝了。]桌上的手枪枪口正对着自己,他听见于永义命令到。

生别死离 题记

是演员不够好看还是cp发糖不够甜,

为什么悍城没火想不通,

委屈巴巴……

爱奇艺会员4k下载就怕哪天这业内良心的兄弟情被查下线,

粮也好少吃不饱,

虚弱,可怜,无助……

垂死病中惊坐起,不如自挂东南枝,

小学生作文了解一下?

爱护cp人人有责,

为了甜宠,

让ooc 私设再飞一会吧。


真的很喜欢悍城里的你们,糟糕,这就是心动的感觉了


刚好遇见你,最好的你。
刚好遇到你,想和你一直在一起。